新筆趣閣 > 都市小說 > 唯一繼承人之噩夢商店 > 第三十二章:妹紙,冷靜啊
    過了幾分鐘,常夏終于擺脫后遺癥,能聽懂人話并說人話了。

    噩夢空間的影響淡去,他心知事情暫時解決了,但后遺癥到底持續多久還是個未知數。

    常夏刷了刷朋友圈,曬自拍的、曬美食的、去旅游的、做微商的、喜提房車的、歲月靜好的樣樣不缺,平時也是這個智商,實在看不出來后遺癥。

    于是常夏給錢三打了個電話,在響了五六聲后被接起,錢三樂樂呵呵,迷迷糊糊地招呼:“小夏兒啊~來左邊跟我一起畫個龍,在你右邊畫一道彩虹……”

    常夏盯著手機,錢三自詡品味,現在唱古董口水歌,一定是傻了吧。

    “我算了一卦,你最近水逆,諸事不宜。”打斷錢三的哼唱,常夏不跟傻子計較,飛快地說,“叫你睡前少喝水,畫龍了吧,老實呆著。”

    難得趕上錢三犯迷糊,調戲一把再說。

    剛剛走到他身邊的閔助理聽了,差點手一抖把報告撒了,老板每次遇見錢三都變幼稚怎么破。

    “什么事?”常夏看向閔助理。

    閔助理是來匯報的:“鄧雪珥手機上的靈異號碼不見了,她也醒了,看起來很正常地回去工作了。”

    常夏點頭,讓閔助理繼續觀察,自己打了個小呵欠,睡了個回籠。這個特殊的噩夢空間讓他覺得不同,非但和他互動,他還聽到了噩夢的召喚,這件事讓他很在意。

    睡熟之前,他總覺得自己忽略了什么,在被閔助理叫起來以后還有些茫然,直到看到遞來的平板后,睡意一下子沒了。

    鄧雪珥發了一條維護鞠圓公司的微博:“公司被算計,違約是被迫,不然就徹底破產了!”為了真實性,她自爆身份和來歷。

    這一手讓很多網友都相信了她,反過來指責江山公司居心叵測。可是更多的水軍涌進微博,用無數“哈哈哈哈哈”咒罵她嘩眾取寵、想紅想瘋了,收錢帶節奏之類。

    對此,鄧雪珥的反擊是一張截圖——水軍是江山公司雇傭的證據。

    “我將和江山公司單挑!” 她這么寫道,但此后消息全無。

    常夏一個眼神,閔助理立即會意地說:“冬洛克正在查。”

    沒過幾分鐘,冬洛克的結果就出來了。他破解鄧雪珥的微博,看到私信里的水軍自爆身份,承認靈異電話是江山公司做的手腳。

    水軍在私信里叫囂,說自己能控制輿論,鄧雪珥就算找到真相也沒人相信!就算鄧雪珥刪號重來,花力氣把自己洗白,到那時,鞠圓公司也徹底臭了。

    臭了的公司,就算還有人能為他昭雪,消費者還會買它的產品嗎?不可能的!那就是永無翻身之地了!

    年少氣盛的鄧雪珥中了激將法,她最后一條私信里說,這就去和江山公司談鞠圓續約,要把主動權掌握在自己手里。

    冬洛克和閔助理看得紛紛搖頭。

    明知對方不懷好意還要過去簽約,這是多二?多傻?多智障?

    明明鄧雪珥醒來后已經恢復冷靜,為什么被對方幾句話一激就過去了呢?

    常夏皺眉不語。他就說自己忽略了什么,光惦記錢三的事了,忘記鄧雪珥也在漩渦之中。

    現在情況惡化,他從床上爬起來匆匆洗漱過,開啟了第二次尋找鄧雪珥之旅。

    第一個難題就是——失聯的鄧雪珥在哪里?

    坐鎮鞠圓公司?大鬧水軍總部?還是跑到江山公司里去了?

    攤開一張地圖,三人各自猜測小姑娘會去哪兒。

    閔助理從商業層面分析:“這個時候鄧雪珥應該在談判,去公司找吧?”

    冬洛克搖頭:“你不懂,這時候必須先找幾個幫手才有底氣!她可能去找朋友了。”

    常夏沒表態,而是坐在一邊思考。

    噩夢空間的一番戰斗,會驅散小姑娘的負面情緒。

    江山公司的挑釁,則會激起她的沖動。

    同時,鎮靜劑的后遺癥,讓鄧雪珥的反應遲鈍。

    綜合起來,她現在就是一個天真沖動的傻白甜。

    ——完全、不適合、談判!

    閔冬二人討論了一陣,終于將目標定在鄧雪珥的一個助手身上,那小姑娘叫解溪,原本便是鄧雪珥的朋友,也住在常氏山莊,和鄧雪珥一樣屬于事業掛的。

    解溪接到常夏電話時還很警惕,以為是騙子,常夏不得不報出了她的房間號和管家的電話。

    “好吧,我信你,可是……”解溪拒絕提供鄧雪珥的下落,“我不想暴露小雪的個人隱私,哪怕您是常董也不行。”

    “這樣啊……”常夏聽了她的顧慮,嘆了口氣,他不想施壓打破小姑娘的原則,只好放棄。

    正要掛斷,他想起一件事:“對了,鄧雪珥養貓,你幫忙照看點兒。”

    “那個,等等!”解溪忽然叫停常夏。

    她說了一個地名:“……你對她的貓都那么關心,應該不是壞人。”

    鄧雪珥今天沒有和她聯系,她倒不是很擔心,因為她知道鄧雪珥性格外柔內剛,又很固執,在感覺困擾的時候,會一個人想靜靜。

    小姑娘想靜靜的時候會去的地方,是一家少人問津的貓咪咖啡館……

    “——她在那兒!”閔助理指著一個方向。

    林肯領航員在貓咖前停穩,幾人還沒來得及下車,就看見貓咖門一開,鄧雪珥在幾個大男人簇擁下走了出來。

    在那些人最前面的瘦小中年人,正在倒著走。他一只手抓著一只毛茸茸的小貓崽子,高高舉起,嘴里喊著:“不想我摔死它們你就聽話!”

    出門以后,那幾個男人粗魯地推著小姑娘往某輛面包車走,小姑娘沒走穩摔倒了,一個絡腮胡抓著她胳膊要把她拽進面包車。

    “大膽!”冬洛克一向以護花使者自詡,見狀急了,一路助跑,過去一腳踹在絡腮胡腰上,踹了個狗啃泥。

    但是對方人多,很快反應過來有人截胡,圍住冬洛克開始毆打。

    閔助理發現冬洛克的眼鏡飛了出來,趕緊求助地看常夏一眼,常夏無奈地點點頭,也給司機一個眼神:“去幫忙。”

    司機二話不說,走向那些人。

    十分鐘后,一地傷號痛哭流涕。

    司機身上的制服絲毫不亂,回到駕駛座,深藏功與名。

    小姑娘在一旁看傻了:“你們太狠了吧……”

    “意外,純屬意外。”閔助理發現了自己的烏龍,這個小姑娘并不是鄧雪珥,只是衣著和背影相像。

    隨即他們一行人迎來另一個烏龍——剛才拿著小貓崽子威脅小姑娘的中年人哀嚎:“大小姐,您離家出走已經超過六個小時了,求求您回家吧!”

    常夏猛地扭頭看小姑娘,后者一副心虛的表情。

    常夏:“……算了,找人要緊。”

    “你們要找誰?”大小姐看到幾人焦急的表情,不由主動詢問。

    冬洛克拿出鄧雪珥的照片,大小姐愣了愣:“她?”

    ——片刻之后,幾人坐在貓咖里,大小姐竟然有個專屬包間。

    “因為這間貓咖的投資人其實是我啦……”大小姐不好意思地說,“因為喜歡貓又懶得經營,就投資了貓咖做幕后老板。”

    “小雪是我們的熟客呢。”大小姐介紹。她十分肯定地說,小姑娘幾天前來這里寄養過貓咪。但從那以后就再也沒有回來過。

    “好吧,這勉強算作一個線索。”

    常夏心不在焉地擼 著一只只毛茸茸的貓咪,閔助理和冬洛克兩人不斷向他匯報查找鄧雪珥的進度。

    鄧雪珥經常去的學校、餐廳、運動場都找過了,最近沒人看到她。她的親戚和朋友也都問過了,整個人好像再一次消失在世界上。

    一條條尋人失敗的消息讓常夏未免有些煩躁。

    他放開貓咪,抓起桌上奶茶咕嘟嘟一口氣喝掉半杯,中途吸管被珍珠堵住,于是他拔掉了吸管直接大口喝光。

    忽然他動作一頓,機械地拿起堵塞的吸管,盯著看了幾秒。

    ——條條大路通羅馬,他鉆什么牛角尖!

    他不需要說服鄧雪珥阻止她的行為,只需要破壞鞠圓和江山的簽約不就行了!

    在甜食的滋養下,噩夢空間帶來的后遺癥徹底痊愈,加在常夏身上的負面buff徹底消失,他的腦子重啟,終于不用再像個弱智了。

    帶上閔助理和冬洛克,常夏直奔江山公司。

    “時間有限,你負責查找江山公司的人事關系,尤其是可能負責簽約的負責人的相關情況,以便對癥下藥。”常夏給閔助理派任務,又轉向冬洛克,“你……”

    冬洛克頭也沒抬十指如飛:“我知道,江山公司內外地形圖已經找好了。老板不就想要研究在哪兒簽約么,我連boss養小三的別墅都能給您定位!”

    兩人不斷匯報,常夏默默記著,等到一行人在江山公司門口下車,他已經胸有成竹。

    用一張千元購物卡搞定貪財的公司前臺,三人混入江山公司的員工里,走進會議室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會議室怎么安排的,大間套小間,正好給了幾人聽墻角的方便。

    閔助理不大明白常夏的安排,不過沒多久,就聽見大會議室傳來談話聲。

    隔著百葉窗,他們看到剛剛在電腦屏幕上的重點人物坐在主位,那是原本負責簽約的商務部經理。

    和他談話的人卻不是鄧雪珥,而是個陌生男人。

    兩個人交談的聲音很低,聽不大清楚,但是常夏眼尖,看到那人打開隨身筆記本電腦,用螺絲刀捅了幾下,從電腦里拿出一包黑色塑料袋包裹的東西。

    那包東西包裹得很緊,那人一層層撕開,露出里面的試劑瓶。

    商務部經理看見那個試劑瓶上的標簽,神色突然亮了起來,頻頻點頭,隨后和對方繼續低聲商談起來,又在世界地圖上比比劃劃。

    ——這是什么生物實驗嗎?

    ——這是徐霞研究院最近新申請的專利樣本吧!?

    ——江山公司還有這種合作項目嗎?

    閔助理和冬洛克眉來眼去,目光中全是震驚,等外頭兩人一走,他們就把兩個停在便簽頁面的手機擺在常夏面前。

    一個寫“有危險,建議離開”,另一個寫“人家關系都打通到官場了!咱走吧!”

    常夏搖了搖頭,給二人一個“淡定莫方”的眼神。

    “要等到什么時候?”閔助理打字向老板請示。

    常夏指指窗外,閔助理不明所以地探頭看去,忽然眼睛一亮。

    這個會議室設置小套間,重要的不是聽墻角,而是從窗口能看到的東西。

    窗口對著boss休息室的衣架,現在boss從衣架上拿下了西裝,一副要離開的架勢。

    “跟!”冬洛克興奮起來。

    “……這里?”閔助理狐疑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咱可是最好的偵探。”冬洛克拍拍胸口,自豪地說。

    幾個人悄無聲息地跟著江山公司boss,七拐八繞,最終來到對方……養小三的別墅。

    “厲害!”閔助理向冬洛克挑了個大拇指。

    “小心”常夏提醒一句。兩人會意,冬洛克便著手處理監控,閔助理負責望風,不多時搞定監控,三人便沿著冬洛克事先找好的路線,輕車熟路地翻墻進了別墅區。

    遠在草坪上,常夏就隔著落地窗看到了別墅里的鄧雪珥,還有坐在她周圍的幾個人。

    其中一個頭頂锃光瓦亮,舉著雪茄煙的人,他尤為眼熟。

    那是個投資界的傳奇式人物,擅長吸血。鄧雪珥和那人在一塊兒,想想也不會是什么好事。

    那人把一份文件交給鄧雪珥,小姑娘接過看了看,拿起一支筆。

    常夏立即飛快跑起來:“千萬別簽!別——”

    “別簽!等等!”閔助理和冬洛克一起跟著老板大叫,引起別墅里面的人的注意。

    鄧雪珥沒抬頭。

    就在常夏闖進別墅里面的時候,她簽完了自己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呼……呼……”

    常夏兩手撐著膝蓋,不住喘氣。

    在他眼前,包括鄧雪珥在內的幾個人形象似乎像熱氣一樣,裊裊蒸騰。

    “放棄……放棄吧……”噩夢于此時回響,聲音籠罩了整個別墅。其他人察覺不到,唯獨他在這聲音的影響下,視線模糊,大腦咕嘟咕嘟地沸騰,如一鍋燒開的濃湯。

    胸中隱沒的徽章緩慢地閃爍回應,常夏不自覺地捂住了胸口。

    他非常明確地感覺到,噩夢變化了。

    這一次噩夢的變化,好像和他自己有著十分緊密的聯系。常夏腦海中忽然浮現大量本不該在這個時間、地點、場合中能夠聯想到的、童年記憶。

    這些記憶跌宕起伏,紛紛涌入大腦,無數畫面與聲音光怪陸離、斑駁雜亂,在腦子里唱響,和外界的噩夢回聲遙相呼應。

    內外夾擊之下,常夏腦內的潛意識海洋里,似乎有什么被吵醒,于黑暗中緩緩睜開了碧綠的眼睛。

親,點擊進去,給個好評唄,分數越高更新越快,據說給新筆趣閣打滿分的最后都找到了漂亮的老婆哦!
手機站全新改版升級地址:http://m.xbiquge.la,數據和書簽與電腦站同步,無廣告清新閱讀!

重庆快乐十分开奖记录结果